面相零基础:脸上十二个宫位,都代表什么运势?
作者:吉祥风水网   发布日期:2024-07-03   浏览量:11次


冷兵器时代,相术大致分四类,即相地、相人、相畜、相刀剑。“先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的借喻,想必世人皆知。和平年代,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相畜(马)、相刀越来越小众,然相地、相人之术传承有序,至今仍发挥着作用。相地、相人术之所以绵延至今,是因为它有足够深厚的文化土壤和人文基因,古人的智慧集结在“天地人”三才之道上,经纶天地之学,传天下之经略,以尊自然道法,方演观天、相地及识人之术。

 

相术从远古走来,大汉时已初露锋芒;至大唐,群星璀璨。如善观天象的李淳风,精通相术的袁天罡(纲),深谙地术的杨筠松(杨公)。人们谈天说地,或言人事,免不了要争个高低,虽说“人法天地”,道法自然,但“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难知心”。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所以说“宁可不识字,不可不识人。”这话在今天看来是有些夸张,但识人之术的确对企业、公司规划、人力管控,个人的前途事业等有一定的助力。说白了,如果一个人不能挑大梁,与人共事或参加群体工作,择人很重要。“与多疑者共事,则事必不成;与好利者共事,则己必受累”。知古鉴今,以袁天罡的相术为参照,能长不少见识。

微信图片_20240703103143.webp

 

#01入其法眼,首观其面

“七尺之躯不如一尺之面”,袁天罡相人,首观其面。相术高手说宫位、五官组合,如地师讲格局,首先要观“形”或“堂局”,而后再找突破口。世间难得完美之地,也难得无可挑剔的相貌。庭、堂、腮、颌,眼、耳、鼻、舌等能得其一二,也算异于常人。加之宫位、骨相配合的好,金玉其内,神色其外,多半大有作为。


袁天罡相人相面,先要入其法眼,新旧唐书录有袁天罡相人多条纪录,恰好说明了这一特点。袁天罡常为朝中权贵看相,也为蓄势待发的潜力股看相。如袁天罡与杜淹、王珪、韦挺相聚于洛阳,并给三位相前程,袁天罡说杜淹:“鼻子两边直至耳朵饱满宽阔,将来会以文章闻名。”说王珪:“朝中法令制成后,天地相临,不出十年将官至五品。”说韦挺:“面如虎,将以武功为官。”杜淹的鼻子有特色;王珪的法令纹不一般;韦挺虎头虎脑的。这三个人的面向都有特点,袁天罡很快找到了突破口。看来,能沾一点“贵相”者,就有贵气可言。袁天罡认为,杜淹的鼻子虽贵,但寿命不长;韦挺的面相总体不错,可类虎形,为武将。后来,韦挺官至三品,历任御史大夫等武职。可知,看相如赏景,既要顾大局,也要捕捉特写,若把西子比西湖,开不开美颜关系不大,浓妆淡抹总要相宜。

 

现实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总有些人的五官比较突出,这就需运用相术理论与技巧与去敲定,古法、经验也好,今人的创举也罢,总之,能看得准就行。虽说袁天罡的相法没有提及今人常用的十二宫位,如财帛宫、田宅宫、官禄宫、福德宫等,但只要思路打开了,体用辨清了,任何与相术相关的经验技巧都可为我所用,更没必要拘泥于今古与门户之见。

 

微信图片_20240703103151.webp



#02称骨心法,拨云见日

袁天罡给杜淹三人初次看相,尚未涉及骨相,而袁天罡的相法精髓,在骨不在貌。坊间流传的“称骨算命”或非袁大师所作,但从侧面反应了袁天罡相人的要领在“骨相”。不可否认,大多传闻都有“原形”。虽少不了添油加醋的成分,但总有些影子可寻。“称骨算命”与子平八字、紫微斗数有相似之处,都是用出生的时间论命。单方法而论,“称骨算命”更像“抽签”“邵子神数”等,根据干支或数据推演出结果,然后查对应的歌诀;从理论上讲,称骨算命将命运分的比较粗略,只有五十一种结果;就精准度来论,它没法同八字比(八字有五十一万余种结果),但用六十甲子称骨相的创举,于命理、相术都有借鉴意义。也许,破译了“甲子缘何得一两二钱,“丙子却得一两六钱的根源,则有助于我们窥探天罡“称骨心法。

 

我们接着来聊聊史料文献中的袁大师“称骨”。话说贞观初年,袁天罡迎来人生高光时刻,唐太宗召见了袁天罡。原来,袁天罡的粉丝杜淹、王珪几个人经常向太宗提起袁天罡,说袁大师看相如何了得。百闻不如一见,太宗想面试一下。太宗见袁天罡,除了将他比作汉道学家严君平,顺便出了两道面试题。首先让袁天罡给中书侍郎岑文本相面,袁天罡说:“岑先生注定以文章名闻天下,官至三品。不过骨多肉少,恐怕不能长寿。”太宗又招张兴成、马周一探究竟,袁天罡看后说:”马大人鼻子上的伏犀骨隆起,直贯发际,贵不可言。张大人发达可能会晚一些,但必定官至宰相。”恰如袁天罡所言,这三人后来都当上了宰相。


可见,袁天罡的相术技法过硬,朝堂之上,能大显身手,自然有几把刷子。不过,有人换位思考,说正因为袁天罡有他的“人际圈”,才能得到太宗的赏识,他又向太宗举荐“圈内人士”,也是为粉丝们谋福利。这种说法有他的道理,但既使袁大师变相地圈粉,也要粉丝们命与运俱佳,太宗什么人没见过,这点用人的艺术岂能不知。

 

袁天罡给岑文本、马周等大唐名人看相,都谈到了骨相。骨虽藏于皮肉,但格局凸显,其形在外。相骨之术,非眼力所为,故必有心法。“善观人者观己,善观己者观心”。相术大家,都懂观心之法,此法多口授心传,无资质可塑或得非其人,都难得其妙法。

 

微信图片_20240703103154.webp



#03法无定法,神色当家

除了相面、相骨,袁天罡还用到了“望气”。古今成大业者,太多有大气象、大气魄,或于举手投足之间显贵象(相),或从音色、声调、话语条理中得,或显于神色,容光焕发。所谓:“有和气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


袁天罡怎样“望气”“瞧神色”呢?还得从大业年间说起。大业年间,资阳郡有一写文案的笔刀吏,名叫窦轨,其人性情刚直果断有威严,李渊起兵,窦轨招募一千多兵众在长春宫迎接拜见。李渊一高兴,赐给他十匹良马,派他在渭南一带攻取地盘。窦轨拿下永丰仓,聚集士兵五千人,跟随高祖(李渊)平定京城。此人能征善战,也“痴迷”相术。他可是袁天罡的铁粉,窦轨找袁天罡看相,不止一次。头一回,袁天罡见唐将窦轨,袁大师说:“君的伏犀骨直通玉枕,辅角上翘。十年将贵显,可能在梁益之间立功劳。”果不其然,窦轨后来任益州掌管大行台事务的大官(从二品)。这还没完,做了官的窦轨度假无聊,又请袁大师来看相。

 

武德初,窦轨已是益州行台仆射,请袁天罡到府上座谈。袁天罡对窦轨说:“骨法成就,不异往时之言。然目气赤脉贯瞳子,语则赤气浮面。如为将军,恐多杀人。愿深自诫慎。”我想说,人的面相会变,窦先生的目光之赤气冲眼珠子,说话的时候赤气溢于面部,作为武官,应当小心为好。武德九年,将赴京,又对袁天罡说:“更得何官?”袁大师道:“面上家人坐仍未见动,辅角右畔光泽,更有喜色,至京必承恩,还来此任。”不久,窦轨再得益州都督。由此可见,袁天罡善察“神色”,并能做出精准的判断。订阅号中国风水研究会,周庄狂鹤作品。纵观诸家相法得知,明察神色乃相术的上乘功夫,此法因人而异,比如袁天罡给武则天看相,也用此高超技法。


武则天小的时候,袁天罡来至第中,唐朝开国功臣武士彟(音约)的夫人杨氏,听说袁天罡有看相的大本事,就把袁大师请到家里来,给她的几个孩子看看相。袁天罡见到杨氏,开口便说:“夫人当生贵子。”接着,杨氏叫儿子武元庆、武元爽来见袁天罡。袁天罡直言:“元庆、元爽将来官至三品,是保家的主。”见到韩国夫人(武则天大姐)说:“此女贵相,但与夫不利。”最后,杨氏让人抱出穿着男装的二女儿,一见之下大惊失色。天罡说:“此郎君子神色爽彻,不可易知,试令行看。”于是凑于面前,瞪大眼睛说:“这孩子怎么长着龙的眼睛、凤的脖子,富贵已极。如果是女儿的话,以后当做天子!”袁天罡给武则天看相,主观其“神色”与人体主要部位之组合。

 

袁天罡给武则天看相的事不足为怪,无论正史、野史各有说辞。问题是,既然袁天罡给武则天相过面,预言了武则天要做天子,而他和李淳风私交甚好,两人都见过唐太宗。那为何唐太宗听到“唐中弱,有女武代王”的传说后,召见李淳风,问他知不知道这条预言应在谁身上。李淳风却以“这个预言是由上天定下的。”这样的说辞搪塞唐太宗,难道太宗不会追问袁大师的后人吗?袁天罡的儿子袁客师也是看相的行家,此事可证。所以,笔者以为,袁天罡到武家帮忙看相的事应该是有的,至于她说武则天以后能成为天子一事,有待商榷。大唐至贞观,朝堂气势正盛,作为一代相术大师,应该知道,那些话该说,那些话不该说;再说了,武士彟乃大唐功臣,袁天罡给其家人看相,不至于口无遮拦,肆意而为。

 

不仅如此,袁天罡还为房玄龄、李义府看过相(见《太平御览》)。但其相术特色,不外乎三点:即观面,称骨,察神色。至于其相术水平,世人有所共识。不过,有赞美就有质疑,申国公高士廉就毫不客气地说,既然袁大师这么牛,为何不给自己看看,能做个啥官?袁天罡答道:“我知道我的官运已经到头了,不会再有了。恐怕我今年四月要有大难。”果然,四月还没过完,袁天罡就去世了。可谓达人知命,袁大师不仅精通相术,且能站在命运的金字塔尖看问题,可见其“称骨心法,不仅能秤人中龙凤,更能丈量自己……


Copyright © 2024 吉祥风水网 本站资源部分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可与我们联系删除。 赣ICP备19004202号 XML地图 赣公网安备36070202000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