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专家   Fengshui
  • 陈建良
  • 陈建良
    陈建良,乃杨派风水公司 陈荣昌之长子,一九八三年生, 大专文化,出生在风水世家,对风水学说自小耳濡目染,加上天资聪颖,打有良好根基,...
  • 陈荣昌
  • 陈荣昌
    道风风水大师简历 道风,高中文化,著名风水师、易学专家,一九六一年生于风水发源地江西赣州,现任奉新易学堪舆文化研究会会长和赣州杨派风水...
  • 黄炳元
  • 黄炳元
    黄炳元,1971年生,广东深圳市人,自幼受风水文化影响又生在沿海民俗对风水很重视,家乡长辈人人推荐赣州杨公风水术是皇宫堪舆之术,所以决...
  • 肖治良
  • 肖治良
    风水大师肖治良 山叟,姓肖名治良,系江西赣州于都县人生于1947,本科文凭,阴阳风水设计师,专业风水师,从事风水、择日、命理、周易研究30多...
 
 
  当前位置:吉祥风水网 > 术数纵横 > 易经杂谈 >

風水故事趣談

时间:2016-09-25 10:44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秩名 点击: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kplayer.htm

 

在我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中,五行術數有著奇特的吸引力,先賢們為研究這一學問,費盡心機,並在民間流傳著許多燴炙人口的故事,從奇門遁甲的演化與孫子兵法,諸葛孔明的八陣圖到江南的神密測字先生與漢代的東方慧,高樓精准的算命先生與風水祖師楊救貧,從孝子感動蔣大鴻到狂人葬地身亡等,數不勝數,在風水學中從風水先生到主家的福德等,均讓人們受教,在《名人與風水術》一書仲介紹了偉人家的風水故事,古時還有更多讓人無法理解,但吸引人們的故事,它無疑是教育人們要多行善事方得天佑。風水學分為三個基本組成部份,一雲“形勢”、二雲“理氣”、三雲“選擇”。在形勢中,多與龍穴砂水為主題,所謂“龍”是講山脈的走向與氣勢,“穴”是指在此山上立宅安墳的一個點位,也就是山脈聚氣的點位,“砂”就是墳場周圍的峰巒,它分為九星形體,講究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左輔、右弼,大體分為金、木、水、火、土五行等,在它們的組合陣勢中,又分為墳前面的遠山為朱雀、墳後靠山來龍為玄武、墳左邊回抱的山為青龍、墳右邊回抱的山為白虎,其中分為很多格局,也就是山勢組合的形態,把它們喝成一種吉祥的名字,“喝是叫取的意思,也就是根據地理的面貌特點等,由地師根據這些結構情況,給這個地貌格局取一個較合情理的名字”。如“猛虎跳案”、“仙人大坐”、“將軍下棋”、“仙人撒網”、“神龜出水”、“鯉魚曬脊”“回龍顧祖”“九馬連珠”等等,在理氣中又分為三合派、翻卦派、玄空派、易盤派、過路陰陽等等,數不勝數。大體都是根據楊公救貧先後的《天玉經》《都天寶照經》蔣大鴻先生的《地理辯證》等諸經為主體,以先後天交媾的易學才待原理,進行山水旺衰運算。選擇中有天星選擇、鬥首、命例、六壬、奇門、紫白等,百花齊放。但均離不開葬乘生氣,福人居福地的善舉。在此篇中我向大家介紹一些古時風水學中的故事,讓大家欣賞品評。

明太祖朱元璋

明太祖朱元璋,原籍蘇州,其曾祖、祖父、父親三代世居蘇州,業家為活,家裏非常貧窮,後因餓荒遷徙至鳳陽,自是人皆以朱元璋為鳳陽人也。

朱元璋之祖父,慣水性,經常潛入深潭捕魚,浮沉自如,技術超人,故人呼之曰下得海。某次,下至潭底捕魚出來,正遇劉仙師覓龍至潭畔,見直龍結在潭底,因不諳水性,無法下潭獵龍,坐正潭畔,正在凝思,突見一人從潭中浮起,急呼之登岸,詢以姓名;下得海則以綽號告,劉仙師聞之,欣喜萬狀,即與下得海商量,約定某日各攜骸至此,共遷深潭龍穴。

既至吉日,二人攜骸至潭畔,劉仙師告以潭底某處為西犀牛下海形,某時某刻會開口,囑其攜骸下去,待其開口時,將骸投入牛口內,牛口即必合攏。下得海因所攜祖骸沒有包好,臨時見田中有青菜,乃取菜葉包之,攜之下潭,果見潭底一巨石,西東方向,儼然石牛。張口吐唇,下得海便把劉仙師及自己的一包骸骨放進牛口。牛固喜吃青草蔬菜,瞥見菜包,即搶令之,於是下得海之親骸即被石牛吞入肚內。石牛食到包後,口唇合攏,下得海無法把劉仙師之祖骸投入牛口。遂上岸實告劉仙師,高仙師知道此情,但無可如何,乃托其將骸分成二包,分掛于石牛角上,下得海再入潭底,將骸骨分掛牛角上,返報劉仙師,劉仙師即祝曰:“左角為臣相,右角為臣相,牛口出和尚。”

下得海聽至牛口出和尚一語,當下憤慨不已,劉仙師見此情景,迫不得已即改呼曰:“左角左臣相,右角右臣相,朱家天子劉家相,改朝換國不換相。”下得海聽到“朱家天子”乃息怒,打恭謝恩而回。

當朱元璋未滿十歲時,蘇州遭饑荒,父母留米十鬥於家,即與村人流浪他鄉,終身未見歸來。元璋把米食完,便忍饑受餓,開始流浪,孤苦伶仃,悲慘得很,不得已,削髮出家,入寺拜師,與清罄木魚為伍,念經禮佛,過著和尚生活。後來感著做和尚太消極,沒有出息,便又下山,去毫州當兵,連年饑荒及元政腐敗之故,天下大亂,郭子興、陳友諒、張士誠等人均先後起認各霸一方,割據稱雄,互相殘殺;元政府無法平息寇亂,危如累卵,亡在旦夕,朱元璋趁機與劉伯溫、徐達、常遇春等英雄計畫攻打天下。便暗中結黨,招兵買馬,準備待機行動。由劉伯溫定策,利用月餅傳 遞消息,約定八月十五日揭竿起認,因漢人不甘元人奴役,即被正式擁立為帝,國號曰明,經二十二帝,曆三百餘年,龍氣之旺,富貴之盛,可想而知矣。由此觀之,風水之事,實非迷信,地靈人傑,誰能不信?

毛澤東

影響中國近代史相當深遠的一代偉人——毛澤東,一生頗為傳奇。他出身於農民之家,生長在湖南湘潭閉塞的農村韶山沖裏,小時侯雖然讀過私塾,但也放過牛,種過菜,喂過豬,其後走出農村,讀過師範學校,又做過圖書館管理員,最後參加革命,經過二萬五千里長征,終於能席捲全國,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之君。他的一生偉業,民間流傳一種說法,毛澤東之所以能成就霸業,與其曾祖所葬風水有很大關係。

據說在一九三○年時,國民黨由於戰事屢屢失利,認為是毛氏祖墳龍脈好所致。於是湖南省省長何鍵,曾指派親信副官熊道乾統帥一個連的兵力,往湘潭去挖毛氏祖葬,但在當地百姓的保護下,何鍵軍隊所挖的不是毛澤東家的祖墳,而是當地地主毛俊賢家旳祖墳,因此毛氏祖墳並沒有被破壞。毛澤東也曾對一位元美國記者說過:“小時候,曾聽說我的曾祖的墳地風水好。”

在毛澤東的老家湘潭流傳著兩則關於毛澤東祖父墳墓的風水典故。一則是說,毛澤東的祖父毛翼臣與他的兄長毛德臣兩人都看中了虎歇坪的一塊墓地,相爭不下,達成了“先死者葬,後死者讓”的協議。毛德臣暗喜,因為他比毛翼臣要長五歲,但想不到後來毛翼臣竟然先逝世,於是找人擇定吉日良辰安葬。風水先生竟然擇了個八年之後的夏月某日,毛家只好將靈柩安放在虎歇坪墓基上。由於墓基之土不能挖動,所以只好用稻草之類覆蓋其上。過了八年,毛氏後人揭開靈柩上的覆蓋物,發現棺木色澤光亮,完好如初,而破土挖穴,發覺穴下只有穴位處是泥土,四周俱是石頭,大家深知這是一處好穴。

另一則故事則比較傳奇。說湖南有一位著名的風水師,名叫“不過五”,他每說一句話不會超過五個字,性格高傲。有一年湖南大旱,盜賊如毛,他在饑寒交迫之下,暈倒地上,被毛澤東父親毛順生救起,毛順生好心勸他去逃難,並準備一些路費給他。在送他上路時,“不過五”先生大為感動動,於是將他多年找得的一塊佳穴告訴訴了毛順生。“不過五”說:這座山像一個女子奔向月亮,靈氣十足,如果在八月十五中秋晚上,嫦娥頭頂冒著月亮靈氣的剎那,將祖先骨骸放進去,天地會為之一震,你的兒子當中定有一個成為為開國之君。不過那個受恩寵的兒子,一生的命運就會立刻有轉變,他的命中註定先苦後甜,青少年時要受盡痛苦,但必有成功的一天。後來毛順生果如他言,把毛澤東祖父的骨骸葬到了嫦娥奔月的穴上,孕育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之君毛澤東。

林彪

林彪出生在湖北省黃州市回龍鎮林家大灣。關於回龍鎮和包圍林家大灣的白羊山,都有著美麗的傳說。

當地人世代相傳,回龍山原名棗兒刺嶺,有九條觸犯天條的小龍被東海龍王囚禁在此嶺巨石之下。龍王有言:只有嶺上鐵樹開花,九龍才能得返東海。終於嶺上鐵樹開花,九龍返回東海。但其中一小龍思念棗兒刺嶺的峻秀雄偉,毅然返回定居,此後,棗刺兒嶺便被稱為回龍山。回龍山上常有祥雲瑞氣雲霧盤繞,仙氣十足。回龍鎮因而得名。

離回龍鎮約六七裏,聳出一座形神俱似一頭山羊的山嶺。山嶺海拔約300米,山勢不險不陡卻氣勢不凡,滿山草木、竹樹、繁花。相傳這座山是一頭雪白的神羊坐化而成,命名白羊山。

白羊山南麓,山勢三面環圍著兩座中間只隔著一道沖田的小山村。這就是林家大灣和染鋪灣。

在有著美麗傳說的秀麗山村,出現了林彪這樣一人,自然與傳說分不開了。林家大灣的人如是說:

“林家祖墳葬在鳳凰口,要發財。林家祖屋座落在官山惱,代代不脫官。林家新屋座落在神仙惱,神仙惱連著白羊山,白羊山上有白虎星,白虎趕白羊,猛虎下山梁,才會出了個林彪。”

“林彪是通天鼻,耳朵裏有福氣毛,是貴人相,但毛太短,貴不長。”

“林彪的‘彪’是虎字加三撇,不是一般的虎;而是長了翅膀的神虎,可惜,三撇太短,也就是翅膀太短,飛得太高,就會跌落。”

“離長江20公里的回龍山要是離長江再近一點,龍氣就會更重更旺,林彪也許就不會倒。”

“1950年林家大灣開通的公路和1967年從灣裏修至八鬥灣的‘參觀道’,破壞了灣裏的風水、毀了地脈,斬斷了‘鳳凰的翅膀’,所以林家大灣出去的人,最終難有善終。”

“林家大灣的官山惱為鳳凰寶地,龍為陽,鳳為陰,得鳳凰之氣,只能為臣,難以稱帝,要想稱帝,是自取滅亡。”

“1970年部隊在白羊山修建的微波站,斬斷了白羊的脊樑;而在灣裏開山的工程兵又炸毀了‘龍頭’,在書山挖的山洞,又搗出了羊的心肝,滿山挖、炸得一汪一汪的血,所以屬羊的林彪,最終是體無完膚。”

“林家祖上對取名是極慎重、極考究的,林家子弟的名字從字劃到喻意都是經過再三推算,取其吉利,絕不能輕易改動,否則就會有血光之災,林彪亂改了名字,所以他死得早也死得慘。”

“從林彪的女婿和媳婦的名字來看,對林家也是絕對不利的,一個叫張清林,一個叫張寧,兩個都姓‘張’,兩個都有‘林(寧)’,這‘張’不就是‘葬’嗎?‘張林(寧)’不就是‘葬林’嗎?自從這兩個人走進林家,林家的命數也就到頭了。”

“林彪是水命,克水,如果林彪出逃時走水路,就有可能不死……”

看來熟讀兵書的林彪並不知曉風水學說,權傾一時和最後的暴屍溫都爾罕只能是命該如此。

孝子賣瓜奇遇:

在後漢時期,一位孝子姓孫名鐘,住在杭州府富陽縣南面三十公里處的一個地名叫”楊平山”的地方,他家裏很窮,從小就失去了父親,但他對母親非常孝敬,在當地有“孝子”之稱,他母子倆相依為命,靠種西瓜謀生。

有一天突然有三個相貌異常的少年,來到他的西瓜攤前向他討瓜吃,他從這三個少年風塵朴樸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絲倦意,並感到有些突然,不過心地善良的孫鐘雖有些奇怪,但還是給了他們每人一塊西瓜,三個人毫不客氣地吃了起來,吃完以後渴意未解,並再向孫鐘討要,孫鐘並沒有猶豫,就再給每人一塊,他們吃完後說:“小兄弟心地真好,我等沒有錢付你,但受到你的如此好意的饋贈,真是無以為報,我們是司命之神,因為你孝順母親的德行,感動了上天,所以派我們三位到此考驗你的孝行,沒想到你不謹孝順母親,而且心存善念,所以我們要指點你”,孫鐘聽後正感驚異,其中又一位小夥指著山下的一個樹叢說“小夥,這座山的風水很好,山環水抱,真龍結地,案山秀挺,你把父骨遷于此處,不久當出天子”,另一位接著說:“你馬上向山下走百步,再回頭看我們,然後你所站的腳下就是可以下葬的吉穴了”,孫鐘將信將疑,在三人的催促下,還是朝那個方向走去,孫鐘略走了七十步左右,就回頭看那三人,三個小夥子齊歎:“你回頭太早了,葬下只能封王”,然後三個小夥子就化為三支白鶴飛入雲中,這時孫鐘大吃一驚,朝天就拜,口中念道“謝謝上蒼與神仙的指點”,於是記下了這塊地,擇良日遷父骨于此地,他不久就帶母離家經商去了。

幾年後在辛勤的經營下孫鐘發了大財,並娶妻生子,一日回到家鄉祀墳,看見墳頭時有五色光彩的雲氣,直沖天空,他知道這是陰宅的福蔭與龍力的吉氣,在為孫家禱福,於是更行善事。後來孫鐘的兒子孫堅就做了吳王,並封孫鐘為“武皇帝”,孫堅的兒子孫權、孫子孫亮都做吳王。

古人愛以神話的形勢來表現這些事情的過程,我想可能孫鐘的孝行與善心,感動了當時的一些風水明名,所以得到了名師的指點,才遷了父墳于吉壤之中,而得到了地氣的福蔭,這也是他孝順與行善的結果。

福人葬福地:

唐朝時期,有一個聞名於世的地仙名叫泓治大師,他是一個受朝廷重視的風水師,但他喜歡雲遊名山大川,過著自由自在的神仙生活,並愛在大自然中尋龍布穴,一次泓治大師從東都洛陽雲遊回來,對當時的老宰相說:“我這次在關門路左旁尋得一處真龍之穴,從來龍氣勢來講,九峰連續曲曲而至,猶如大將軍出陣,匹馬單刀直入金盆,明堂寬闊能容馬,小溪水之玄曲曲,經向上而消,最妙的是來龍巒頂,有一池清澈的養龍水。穴位左右砂峰山巒起伏,一層高過一層,而且是旗幡招展左擁右抱。案山一字橫過,案後露出沖天文筆尖峰。此局乃左水倒右,水口位砂巒獅、象形緊鎖兩旁。在此地葬後定能出宰相”,老宰相聽後心感驚奇,問道:“誰人有福得而居之?”,泓治大師雲“老相爺應向吾皇稱病,在家休息三日,你的屬下必定前來請安問候,我藏身於簾子後面靜觀,看那位有福之人出現,就將此地贈之”,老宰相聽後覺得此法甚妙,便依法而施之。

稱病三天之中,上自皇親國戚三公六府,大小官員無不前來問候,泓師於簾後靜觀之,可見之人,不是無福消受,就是無德居之,或者是沒有更大的鴻福,還說:“這些人就算是葬下此地,不但無福消受,反而會帶來禍患”,心中正歎息間,突然門外傳來僕人的通報聲,說:“京尹源乾曜在門外等候召見”,由於他的官職太小,老宰相正想拒之,只聽泓治大師說道:“正主來了,快快召見”,宰相聽後於是召見了源乾曜,原來源乾曜並不是前來看望宰相的,而是前來請假的,宰相心中正煩,只聽簾後泓師說道:“此人貴與爾平,不可怠慢,此地非他莫屬”。宰相正要開口,忽聽源乾曜眉頭緊鎖地說道:“我家祖墳在洛陽關門,今年家中父親又去世了,請允許我告假回家辭別”。(據禮記上說“當時凡是家裏死人下葬的日子、舉行法事的日子,後人、親戚、朋友都要到墳前辭別”)老宰相與泓師一聽,正合其意。於是老宰相就把泓師的話給源乾曜講了一遍,並要源乾曜與泓治大師一同回去,助他得到風水寶地葬親。而源乾曜卻推辭說:“我為官清廉,家裏貧窮,沒有錢財買如此好的風水寶地,並且以吾的身價,沒有資格請泓治大師為其葬親”,在源乾曜的再三拒絕下,宰相與泓師只能歎而罷之,源乾曜就自己回家去了。

事過兩年,泓治大師再度雲遊洛陽路經關門時,他就尋訪源乾曜的老家,並問其祖墳位置,這真是無奇不有,巧到毫巔,原來源乾曜父墳于兩年前,正葬在泓治大師所要贈給他的穴位上,泓治大師眼睛一亮,頭腦中翁翁作響,於是打開羅盤立向消砂,前觀後察,審視良久,心中歎道:“真是上天之造化,福人自會居福地也”,而且堂局之中,該落之位現已落,該起之所現在也起了,該修之地也已培補,該去之位也已經除去。泓治大師回去後,將此事的真況告訴了老宰相,並說道:“真是天助源乾曜富貴啊!”。
後來源乾曜果從京尹一直提升到宰相,其發的速度之快,也不過是二十年內的功夫。

一次精妙的風水考試:

在唐代有一個很著名的風水師,他名叫舒綽,精通五行術數,在當時譽傾海內外,名振朝野。當時在朝高官楊恭仁吏部侍郎,想把父母之墳改葬到長安京師附近,便於祀拜與管理,便請了當時聞名海內的相地高師五、六人,舒綽自在邀請之列。

這些人都是當時有名的風水大師,楊侍郎無以辯別誰為真正的高手,於是就付銀兩給每一位地師,讓其各自為其父母尋地,一月後回府聚會並彙報。於是各位大師便分頭行動,一月期滿大家回到府中,大家都獻上佳穴,各抒己見爭執不下,於是大家一同登山觀穴,五、六處各有利弊,大師們理法並施,談天說地無人服眾,楊侍郎也無法定奪熟是熟非,回到家中正在苦悶,忽聽師爺說道:“大人何不如此這般”,聽言後,心中暗喜,便叫來幾位親戚,連夜趕往京師地師們所點之穴位,開穴一尺許深並取土一包,並把地理地貌統統記錄在小本之上,連同小本一起密封起來,運回家中,楊侍郎作好記號後,把記錄小本藏起來,並在後花園的地下也取出一包土混在其中,爾後叫來幾位風水大師,讓他們根據鬥中之土,把所取土之處的地理形勢和地形地貌解說出來,並說明此地是否佳穴,能發富貴否與及房分情況等,以便與原記錄作比較。在幾小時的分析中,其他幾位大師均不得要領,只有舒綽一人認為幾包取回之土中,有三處可以作穴,並定下發富貴的層次與房分情況利弊等,最精妙的是他所描述的地形與小本上所記錄的實際情況全部吻合,並對後花園所取之土,作過一首較滑稽的詩“黑中見青有霧雲,氣貫二孔草叢生,此土葬下先人骨,一嗅到底傷後人,此土潤濕養花根”。其他幾位風水師見舒綽有如此神術,無不驚歎,自愧不如,帶上楊侍郎的酬金,不聲不響地走了。待別的風水師走後,舒綽對楊侍郎說道:“我選定的那塊墓穴,在開井五尺深以下會有穀物,若你能得到一鬥穀物,便是富地了,能保楊侍郎一家世代富貴官至公侯,楊侍郎對於舒綽的風水技術已是十分折服,聽完此話後,當即與舒綽一道前往京師,來到舒綽所尋的穴地,令人往下繼續開穴,當挖至七尺深時,發現一個小孔,再輕輕挖開裏面有近二尺方正大的穴洞,穴洞裏面有七、八鬥之多,外形很似穀類之物。楊侍郎目睹此景佩服得五體投地。於是楊侍郎遷葬了父母之骨于此穴之中,後來果應世代富貴,並出了楊家將忠烈之後。

此事傳開後,朝野上下都把舒綽視為神聖,相請之人絡繹不絕,一時間洛陽紙貴,尋龍布穴之風風靡一時。其實大家不要迷信,舒綽有如此技術並不是神話,風水術是一門異域類的地質學,凡經過長期研究與實踐的人,並對古風水經典著作進行研究的人,均能從穴場的地理位置,推斷出幾尺穴裏面的土色與土質,並能推斷出裏面的東西,如有圓石、蛇、魚、龜、骨等,如果是得真傳並經過深入實踐的高手,是能夠從土質的結構,推斷出此地的實際山水情況,也就是象舒綽推斷一樣的精准,土色分為,黑、黃、紅、白、青、紫等,受水浸濕之土,必黑而濕泥,受風吹之土,必青黑而散亂,受砂腳沖克之土,必乾枯而帶石子,受水止而潤澤之土,必紅中見黃,受堂氣之歸納之土,必聚五色,受山抱而氣藏之土,必紫中見青白等等分辯方法,有左抱而右散之地,有左右均抱之所,有沖左不沖右,有沖右不沖左,有左右均受沖,有水近與水遠,有水大與水小等分別,那麼土色就會受這些實地的形勢所影響,土色也會有細微的變化,土中之物也有所不同等等。地理之學流傳幾千年,我們應該用現代的眼光去看待它,用現代的知識結構去分析它,那麼,它就會為我們謀福了。

鬼神護吉穴

在中國傳統的觀念中,吉穴是有鬼神土地守護的,不讓無福無德的人霸佔。這種觀念,可從以下一段故事中反映出來。

北宋時,江蘇無錫境內有一地名“吳塘門”,夾於吳塘山東西峰之間,相傳其中有一大富大貴的吉穴。當地民謠有雲“吳塘東,吳塘西,玉兔對金雞,代代出紫衣。”

結果,此吉穴被南宋名流尤袤所得,用以安葬其父尤時享的骸骨。

據當地故老相傳,尤袤葬父後,便在墓旁結劃廬守孝。一晚,忽見有無數“天燈”在天際浮游,隱隱可見有許多金甲神,簇擁著一位器宇不凡的貴神在天際巡視。

忽然,貴神若有所感,指著尤袤父親的墓穴,問左右兩旁的金甲神說:“此地將發福三百年,非有大福之人不能享有,不知是何人葬於此地?”

金甲神回答說:“無錫人尤袤剛剛葬其父于此。”

貴神說:“尤家並無福分享用此福地,明日當命雷神轟之,把墓穴與棺木轟走,好讓此福地留與有福之人。”

貴神與金甲神在雲端對答之言,萬袤聽得清楚,當即嚇至魂飛魄散。為了保存父屍,便立即跪地向空遙拜貴神,叩頭有道:“先父骸骨既已安葬於此,實在不忍見父墓慘遭雷電轟毀,萬望貴神手下留情,只要能保存父墓,情願以已身代遭雷轟之苦。”

金甲神亦從旁替尤袤產情,貴神沉吟半響,然後微點頭道:“尤氏雖累世修德,但其福德尚不足享用此吉穴。現在姑念尤袤忠孝,姑且容許其繼續享用此地!等待三百年後再作處置吧!”停了一會,繼續說:“尤袤情原以身代父,孝感動天,可免受雷轟之苦。”

尤袤聽聞貴神此言。大喜過望,忙向貴神跪拜叩謝。

自此以後,尤氏一門子孫,世代皆由科甲入仕,功名不替。

“佳穴留與有緣人”這種觀念深入民心,許多與風水有關的民間傳說,均把人與地的“緣分”說得出神入化,有緣的,必定會機緣巧合地獲得福地;無緣的,千方百計追求,仍是陰差陽錯失者交臂。種種變化得失,民間傳說中描述光怪陸離令人歎為觀止。

金水養魚載金鬥 上山下水摧富貴

1986年臘月23日,天寒地凍,霜風如刀,在四川廣嶽的山間小路上一位中年漢子正腳步匆匆、頭冒熱氣、風塵僕僕的趕著路,他就是在當地名燥一時的堪輿大師清虛子。

此時行色匆匆的趕路是為了九年前的一個承諾,當時他考察山水時來到一個徒弟家,天已擦黑,便住了下來。擺談中徒弟的父親楊伯突然渴切地拉著清虛子師父的手說:“仔仔(清虛子師父的小名),我老(死)了後,你能否親自幫我選塊地啊?”

話音剛落,七月的星空突然劃過一顆流星,北斗七星耀出狀如禮花的圖案,瞬間的資訊只有清虛子敏銳的捕捉到了,迅速的推算一下,脫口而出:“恭喜你,老人家,將來會有一塊佳地屬於你,福地自有福人居啊。”

“仔仔啊,你不用安慰我,我一個農民,只要後人安居樂業,身體健康,不愁吃穿就行了,也沒夢想過啥子大富大貴喲。”

“師父,你是安慰我父親吧,你怎麼能馬上說出有塊好地屬於我家呢?”徒弟也疑惑的問。

“呵呵,徒弟多在鄉裏,不知風水界有句話是:‘上等先生觀星斗,中等先生尋水口,下等先生隨山走’,剛才為師看天有異象,從而推斷得之。等你積累了一定的基礎後,看了為師寫的《頂門針》一書就明白了。”(此是前言,按下不提)

當清虛子風塵僕僕的趕到徒弟楊天富家,已是第二天中午了,簡單的吃了點東西,便叫上徒弟上了山,當地幾個陰陽先生聽說清虛子來了,也聞訊跟來看看熱鬧,趁機也想偷學點東西。他依稀記得上次從星相上所推算的方位,按指南針指定的方向艱難的在霜風中前行。果然在尋找了三個時辰後,峰迴路轉,來到一個山青水秀,鳥鳴花香之地,但見一支獨秀的“木星”山峰獨獨的立在中間,在此山峰的近山腳處微微一頓,似一唇暈。羅城很大,此地稍遠處是一個水庫。清虛子取出羅盤下盤格線,定來龍來水,在手上迅速的推算一番後,把一根樹枝往一個青草茂盛、泥土虛浮之地一插,說:“就葬在此地,亥山巳向!”此言一出,那幾個陰陽先生與徒弟大驚,大家都知道七運的亥山巳向是上山下水,避之尤不及,還敢下葬?

幾位陰陽面上露出鄙夷之色,嘀咕道:也不過如此技藝,哼!終於有人忍不住了,嚷嚷到:“清虛子,我想請問,風水上講究山環水抱,講究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此地無龍無虎,也無山環水抱,在七運又是上山下水,分明是塊絕地嘛,你是什麼居心,想讓你徒弟家八兄弟絕後還是人丁錢財皆無?”

清虛子微微一笑,說:“木星直落似無情,節變開鉗仰掌形,不見左右龍虎圍,吉砂吉水自朝迎。此木星生得端莊秀麗,品相適中,太高大則欺壓,太矮小則無力,雖是立亥山巳向,但穴重在配合山水性情,此穴震卦為水庫尾水是為摧官水,坤方現摧官砂,正吉零神配合有情,各得其位,穴結得軒昂,樂山氣勢綿綿不絕,依祖師紫霞道人的秘本斷之應是‘金水養魚’、‘坐木面水,腰金衣紫’之奇穴啊!但此階段五運六氣未到,待鬥轉星移,吉星吊照,再開棺撥正線位,扶龍補吉,方能發揮此穴位的最大吉處。”

大家聽他講得有理,也好象從中看出了吉相,但終究是半信半疑,但想到此人是一介風水大師,從未聽說他所做之陰陽宅有何不吉之例,也依他之言,擇吉日按風俗忐忑不安的將楊姓老人下了葬。

1986年6月22日,清虛子師父如約又來到楊家,還讓楊家準備一雙靴子,徒弟老三疑惑的將靴子放在背兜裏,楊家八房兄弟、媳婦、子女與上次隨行上山的幾位元元陰陽先生全部到場,開棺之前的一些儀式在此處略下不提。當幾個民工小心的刨開穴場時,突然一股清香彌漫,每個人如沐甘露。只見穴內全是清澈如鏡的透明液體,剛好淹到金鬥(棺材),晶瑩的液體高過金鬥寸餘,竟然不泄不漏,渾然與穴內金鬥共成一體。全場的人都驚呆了!

過了半晌,楊老大方開口急呼到:“老二老三媳婦馬上回家拿勺來把水舀了,清虛子師父好撥線。”

“且慢,舀不得,亂動要破穴場吉氣的。去幫我把靴子拿來,我進去撥正線就是了。”清虛子急忙喝住。

老三媳婦馬上去把靴子取出,楊家八兄弟手挽手團團將父親的穴場圍住,穴外幾個陰陽先生的嘴巴仍然還未閉上呢。

後記:如今過去16年了,楊家的後代能人輩出,應富應貴者不計其數,唯楊老三家只應富未應貴。如果你有緣來到四川雲遊,有興趣到此家去拜訪一下,我們可向你提供楊家的位址與電話。因涉及到主家的隱私,暫不在網上公開詳細地址。

佳穴留與有緣人

以往,地師在選定風水吉地後,為求慎重,必先占卜向天地鬼神請示;若求出不吉之光,即表示鬼神不許,須另覓地穴。

元代趙光在“風水選擇序”一文中,對此點曾有所閘釋,曰:“然風水之美惡、年月日時之吉凶,雖由術之善與不善,其幸而遇其善,與不幸而遇不善者,則固有使之者,不能強之以力也。古人有見及此,行法俟命,又必決於蔔筮。蔔法不傳久矣!愛述揲別為河洛蔔法,三者相參而成也。”

趙光的意思很明白,無福之人無緣享用福地,而欲知是副產品有福享用,必要以占卜來決定。

有些地師在決定接受人家聘請之前,先觀戶主相格,看看是否有福澤的人以及看看是否缺德的小人,若是面無福相或者神色不正,便婉言拒絕。無福的人勉強葬,於福地,非但無益,反而會因此折福,但這還是小事;倘若替卑鄙殘暴的小人求得佳穴,無異助紂為虐,增強其淫威惡勢,如此,為禍甚大。

張鬼靈相墓

宋朝三衢人張鬼靈,還在他青春年少的時候,他的父親就送他跟一位同鄉學風水之術。可是,他還沒跟師傅學幾天,卻突然自己有所悟解,見地遠在師傅之上,於是便辭別師傅,自號“鬼靈”,一個人單槍匹馬到處給人相墓。

建中靖國初年,張鬼靈來到錢塘縣,慕名來請的人絡繹不絕,甚至連錢塘縣的周縣令也沒能例外。

這位周縣令,原是括蒼人,平時也對風水之術頗感興趣。這一天,他特地準備好了豐足的飯菜,隆重款待張鬼靈。酒至半酣,周縣令問張鬼靈曰:“凡是相墓的人,是不是一定要到具體的地址,才能作出準確的判斷呢?如果不能前去,只是看看圖形,先生您說能不能一樣相看?”“只要所畫的地勢、方位準確,應該說不會出太大的差錯。”張鬼靈說。

縣太爺於是就順手指著廳堂牆壁上掛的一幅地形圖,向張鬼靈請教。張鬼靈仔細瞧了半天,才慢慢地開口說:“這幅圖上有一座墳墓,依我看,墳前的這個小水塘是生的再好不過了!如果這座墳的後人中有一人騎馬跌入水塘,差點沒救上來,就說明這是一塊大吉大利的風水寶地,這一家的興旺、發達也就從此開始了。”周縣令聽著,並沒說話,只是輕輕地附和著點點頭。張鬼靈見狀,接著又說:“就在這一年,這位墜馬入水的子弟一定會因品學優異而被鄉裏舉薦,第二年科舉及第。”

聽到這裏,周縣令才情不自禁地抓著張鬼靈的雙手,對他大加讚賞,說:“我不知道青烏子、郭璞的風水術到底有多高,但我卻親眼見到、親耳聽到您的神斷妙算!先生您的風水術真是達到出神入化、絲毫不差的境界了!”接著,周縣令就對眾人說,這幅圖其實就是他的老家括蒼山。一年春天,周縣令一家上山祭祀祖墳,有位子侄騎著馬跟著一塊去了。可是,行到水塘邊上,馬卻突然大受驚嚇,竄跳騰躍,無法控制,連人帶馬一同跌入水中,大家好不容易才把他救上來,卻已是氣息微弱,差點就沒救了。到了這年秋天,此人卻被鄉裏舉薦應試,第二年即中科舉。大家一聽,這才知道張鬼靈的風水術果然是洞察秋毫,看得很准。於是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又有一位叫蔡靖的人,先祖埋葬在富春江白升嶺,他的哥哥蔡宏也是久聞張鬼靈的大名,就不遠千里,特地把張鬼靈請到富春,請他前去替自己家相相祖墳。張鬼靈去了一看,對蔡宏說,“這也是一塊風水寶地,主貴。但是一定要等到您家裏盛麥面的大缸裏飛出鵪鶉鳥,才是時候。”蔡宏說:“前天我們家臥室內的米缸中就飛出來了鵪鶉鳥,我們正為野鳥入室啄米吃而擔憂哩!沒想到卻是我們家發達的徵兆。”於是重重感謝張鬼靈。到了這年秋天,蔡安果然考試及第,而且高中榜首。

潮州有一段這樣的風水傳說:

一位地師替一戶人家找得風水佳穴,卻不料這戶人家靠風水發達事,殘暴無賴,魚肉鄉裏。地師知道這事後,悔疚萬分,便苦謀對策,終於決定親自前生見那戶主,假意告知推算出佳穴發生變化,若不發葬,凶禍立至。

戶主對這位地師言聽計從,依言打開墓穴改葬,卻不料佳穴的靈氣便因而盡泄,而該戶人家從此家道衰落,無複當年氣焰。

故事的結果是惡人終獲惡報。這固然是大快人心,但其中存有若干疑問:例如奸惡小人何以能有緣得福享用風水佳穴呢?葬後何以非但不折福,反享盡富貴呢?倘若不是地師苦謀對策應付,豈不是惡人有好報,而多少無辜者卻因而連帶受害?

可能有人會以“氣數使然”來解答以上的疑問,既然有“氣數”的安排,又何必要借助“風水”之力呢?

一般人都有懷疑,懷疑地師既然精於尋龍穴,為人造福,但為何地師的後代子孫很少大富大貴的呢?

有人寫了一著打油來此事:

風水先生慣說空,指南道北說西東;

山中若有卦侯地,何不拿去葬乃翁。

這詩是諷刺風水之道無稽,說地師既能指點佳穴,令人大富大貴,何不留以自用呢?

風水界的解釋是,大富大貴之地是天地山川靈氣所鐘,必是有緣有福之人才可享用,否則,便是違天不祥,正所謂“江山藏佳穴,留與有緣人”。有緣人是指祖上積福深厚而自己又行善修德的人。這些人獲得“天命”眷顧,在機緣巧合下,自然獲得佳穴而致大富大貴。

地師洩漏天機,故此與佳穴福薄緣慳,所以明知有佳穴在前,亦無法享用。

宋朝三蘇風水趣事:

三蘇(蘇洵、蘇軾、蘇轍)是中國宋代聞名於世的才子之家,他家在四川省樂山市仁壽縣境內,在他的祖上也有一則有趣的風水故事,蘇洵蘇老泉的祖父當時是一個道士,號白蓮道人,他有一個至交朋友叫蔣山,是當時著名的風水師,蔣山每兩年遍遊名山大川一次,尋龍布穴,回來後都要到白蓮道人的道觀中靜養修行。有一天,蔣山正與白蓮道人下棋,突然蔣山問道“你想得風水寶地嗎?”白蓮道人還沒有開口,蔣山又接著說道“這次我雲遊回來,尋得兩塊風水寶地,一塊地可以大富比石崇,另一塊地可以大貴於天下,做到宰相,這兩塊地我只能送你一塊,你自己選吧。”白蓮道人想了一下說道:“我是半路出家,家中還有兒子在讀書,不想奢求什麼富貴,只要子孫賢能就心滿意足了”。蔣山想了想道:“這兩塊地均不適合,不過前次在彭山縣的象耳山,尋到一塊佳地,會出蓋世的文章秀士,我就把它獻給你吧,明天一早我們就啟程去看看。”白蓮道人聽後心中很高興。於是,第二天天剛破曉,兩個人就出發了,經過十幾天的路程,來到了彭山縣象耳山的風水穴位之處。此地四山環抱,來龍如大將軍出陣,匹馬單刀,貪狼峰起龍頂,綠油油的小樹秀麗動人,明堂開闊,前面案山層層相朝,向上一支文筆秀峰,直插雲端,一勾小溪水從林間曲曲而來經向上而消于左後方,站在山峰上一聲輕嘯,空峪震盪,聲音清澈幽旋,久久在峪中回蕩。穴場在山峰頂端,大背葬法的常理(在風水術語中稱‘頂天穴’),穴位處略開一米來大的小窩,四面青草依依,微風悠揚,白蓮道人的衣帶隨風漂蕩,見此景心中好不高興,但又歎道“穴高只怕八白搖”。地師蔣山見狀已知他的心意,於是蹲下身去從袋裏拿出一盞油燈,用火材點燃後輕輕地放在那個穴口,雖然四面來風,但燈火紋絲不動,蔣山手指放燈之處說道“此處就是佳穴之位,一步也不能離開,葬在這裏你家才能出文章蓋世之士,其餘地方均不能成穴,不信你就試試”。白蓮道人為了穩當,就在自己認為可以立穴的地方,用油燈反復地測試,燈火均會被風吹滅,此時他才真正地嘆服蔣山高超的風水之術。一年過去了,白蓮道人的母親去世了,他就將其葬在蔣山所點的穴位中。不久,蔣山又來到道觀,並與白蓮道人一起再去考證他母親的墳墓,蔣山看後歎道“你這還有一點小的差誤,我幫你糾正一下。”於是,蔣山就做起自己的法事來,並在墳頭的左邊添了不少土。事過幾年,白蓮道人的兒子蘇洵就以文章出仕了,並連出了蘇軾、蘇轍。他們都是以詩詞歌賦名振天下,在“唐宋八大家”中,僅蘇家就占了三位,這個“油燈定穴”的故事,至今還流轉於四川各地。

這說明風水術在中國民間與朝廷中佔有相當高的地位,在風水的誘惑與風水先生的指引下,即便是清心寡欲、淡泊名利的白蓮道人也不可能無動於衷,他雖說不為子孫富貴,但求子孫賢達,而這只不過是他掩飾自己,以免被世人看輕。但他此舉卻為中國文壇推出了三位巨才,其貢獻也是很大的。當然,除了風水的作用外,那就是三蘇平時的艱苦努力與他們所賦有的特殊天分,才使他們成為傲世之才。

金線牽牛鼻    八貴堂

清湖有寶地,金線牽牛鼻。

誰人葬得中,富可與國比。

三鬥芝麻官,六鬥豆及第。

此乃我先祖師易友陳炳大師所寫留題地詩,所題為廣西博白亞山鎮清湖村境內一生龍寶地,至今無人得享。

亞山鎮有兩大泉,一是溫羅村溫泉,距離博白縣城二十多公里,距亞山鎮十多公里,是山泉、熱泉亦是陽泉;一是清湖村清湖泉,距離博白縣城十多公里,距亞山鎮幾公里,是地泉、冷泉亦是陰泉。清湖村因此獨特的湖而得名。記得我小時候看到的清湖,與其說是湖還不如說是泉來得貼切,湖中一噴泉又大又猛,有一米多高的水花,且水質乾淨,清澈見底,湖水四溢終年不斷。捧一口入嘴,甘甜爽口。解放後生產隊把它圍高起來能灌溉方圓幾百頃的良田。時代變遷,現在雖然沒有那麼大的泉水噴出,但風景依然優美,地傑人靈。有人說博白林場是因為坐落在它旁邊的緣故,所以能長盛不衰;也有人說,如果誰能把祖先遺骸葬到湖中,湖便會變成山,其子孫就會得到無限的福蔭;更有人說,最好的真穴也不是在湖中,如果能找到一個地方,能收起陰泉陽泉兩條水,讓其起到陰陽交媾的作用便可以出帝皇了。

陳炳——廣西陸川縣人氏。其青少年時代怎樣、師從何人已無從考究,中晚年在博白亞山附近駐足較多,常以與我先祖師談論易學為樂,一生以堪輿術行走天下。在生時其名不顯,其貌不揚,不修邊幅,放蕩不羈,且性情古怪。凡為人造一處風水,必先考察其人是否有福,是否樂善好施,無奸詭、心地善良、不欺貧愛富等,如不符合條件的,就算給再多的錢他也不會幫你做的。

相傳陳炳剛到博白的時候,常幫人挑酒麴去旺茂圩賣。路經清湖村糖水鋪歇腳抽煙的時候,口中總是念念有詞:清湖有寶地,金線牽牛鼻……以尋訪有福之人。怎奈無福之人總是笑他,認為是神經不正常;更有甚者,店鋪老闆還笑駡他:“生意人一大早便是地、地、地(客家方言,地的諧音是閉塞的意思),怪不得你的東西不好賣”。從此以後陳炳經過清湖村糖水鋪的時候便不再說這些話。

直到他謝世後,人們才發現凡經他做過風水的人家生活都起了很大的變化,都出了不少的人才。才又想起了他所說過的很多話都暗藏玄機。故在當地有一句這樣的歇後語:識得陳炳—遲了。

因其與我先祖師比較要好,閒時常住我家,各人所做的每處風水都拿出來共同研究。他們對堪輿的探索也有為數不少的手記,所幸的是此留題詩也在手記中得以保留下來,旁邊注有先祖遺訓:大意是告誡後學子孫不能因自己懂得堪輿術而一味的去謀奪不屬於自己的風水,而應協助有福之人改善生活,造福於民。

大約過了一百多年後,當地出了一名地師—王履坦,依仗自己懂得堪輿術,亦算到了近期會有地花開(葬風水的天機),便與孫子取來了祖先的遺骸到湖邊守候。七七四十九天過去了也不見有什麼動靜。王履坦有些納悶,難道是……?一日,王履坦煙絲已吸光,煙癮難耐,叮囑孫子注意後便趕到糖水鋪買煙絲,一番吞雲吐霧後急急趕回來,問孫子有什麼新動靜。孫子說:“爺爺,您剛剛走,湖中忽然起了一個大旋渦,一下子水幹流盡。湖中竟然沒有一條魚蝦,倒見下面車來人往,有閒逛的、有雜耍的、有吹打樂的、有騎馬的、有坐轎的、有商賈買賣的……好看極了,如果您早回來一分鐘也能看到了。

王履坦後悔莫及,這才不得不服,白天不敢回去,怕被別人看見笑話他,只好等到晚上才收拾東西偷偷的走了。

天鵝落垌

話說王履坦在清湖苦守《金線穿牛鼻》生龍寶穴月餘,終無福消受。心灰意懶之余於某夜夜深人靜之際,偷偷擇道回府。

這一夜,風清氣爽,月朗星繁。爺孫倆扛著祖先遺骸往回走。途經亞山圩旺坡嶺時,突然,天上傳來天鵝的叫聲:吭!吭!吭!半夜那來的天鵝聲?此事定有蹊蹺。爺孫倆當即停下來,王履坦不愧是一方名師,他掐指一算,連呼好事!好事!哈哈!莫非此地有風水寶地?趁著月色,竟然讓他發現確有一處好風水,可喝作“天鵝落垌”。而穴位就在停放祖先遺骸的地方。王履坦大喜過望,爺孫倆隨即把祖先遺骸葬下,又不辭勞苦把墳墓周圍用草皮粘貼好(因天鵝要羽毛豐滿才能飛起來)等一切完成後,東方已經露出了魚肚白,爺孫倆方才滿意的走了。

此後當地王家子孫昌盛,人才輩出,如當代世界語言大師--王力先生、全國政協委員,中華肥王噴施寶董事長――王祥林等。

莆田福地

福建莆田有一位名叫柯四的人,他心地善良,忠誠厚道,時常佈施,他在一小鎮上開了一家米鋪,聊以度日。有一次,有一位當地富翁請了一位遠近聞名的風水師為其尋地,經過幾個月辛苦地尋找,終於在當地的一座山上尋得一個佳穴,這位風水師就夜臥穴中,聽其天意的呼喚,睡夢中見土地神呵斥於他說:“這個穴位是柯狀元家的祖墳之地,你不能引他人侵入,速速遷移,否則大災將至。”風水師把夜夢土地神之事告訴了主人,並為他們另尋了一塊吉穴葬親。事情完後,風水師就向主人打聽了柯姓之家的去路,並朝柯四的米鋪走去,風水師開門見山地問“柯老闆家有無葬地?”柯四一聽,心中一驚問道“先生何以知道?”風水師笑曰“土地神所示”柯四說道“我父去年去世,尚在淺土之中,沒有尋到一個可以安葬父親遺骨之地,所以還不能讓他老人家入土入為安,我與家人也在憂心之中”。於是風水先生就把那塊佳穴之地告訴了柯四,並為其擇日遷葬,此地是一個鳳凰展翅之形,兩肋內有兩個天然水池,而成養護蔭龍之水,穴點在鳳凰嘴上,左右兩翼橫張,峰巒起伏,前面案山成三台星之形,明堂寬闊而無明見之水放光,堂氣縈繞,羅城緊斂。風水師說“此地葬後不幾年就會出狀元”。柯四有一兒子,名叫柯潛,聰明絕頂,幼習詩書,葬後第五年在明景泰辛未年(一四五一年)中狀元,仕至翰林侍讀,果應狀元之論。

柯四本是小戶人家,並不敢奢望家裏出什麼狀元,成為富貴之家,可是到了天意應該柯家發達之時,他不想要風水寶地,風水卻找上了他。

風水只養積德人

風水生萬物,有風水的地方草木會旺盛,有住宅的門庭興旺,如果葬了先人,其陰德也會恩澤後世。

據說有人神通陰陽,天眼可看清風流水向,這樣的人稱為風水先生。不知道三百六十行裏有沒有這樣的一行,大凡這樣的人要麼被人們敬而遠之,要麼被人們奉為上賓,他們也就憑了自己的“天眼”,不僅可看見風水,還能瞄出風水寶地的“穴眼”。風水寶地是寶地,可是每塊寶地上有風水最硬的地方,就如同一個人的靈魂,只有將死者葬到“穴眼”才能夠得集得寶地之精華,使生者得到更多的陰德庇佑;但是有一點,幾乎所有的風水先生不敢將死者的墓穴點到“穴眼”上——因為他們只要將“穴眼”的所在地點出來,他們的雙眼必瞎——他們洩露了天機!

劉家在當地來說也是一個名門望族,良田千頃,子孫興旺,豐衣足食,在農村也是足夠人羡慕了,就連鎮長也得買他們的帳。劉家的墳地在離劉家村的十裏之外的一個大山裏。據說,劉家能夠世代門庭興旺,和劉家墳地有很大的關係,那是一塊兒寶地,根據給他們看墳地的風水先生說,劉家墳地後背龍脈,一條起伏的山脈綿延無盡;前有水文滋潤,一條四季不枯的河流滋潤著此龍脈活躍搏動。

劉家富足,但是劉家人也厚道,從來不仗財欺人,遇到青黃不接的時候,還經常開粥棚幫助鄉親,所以他們的口碑也極好。但是劉家老太爺只有一樣不如意,那就是家裏富裕是富裕,但是沒有當官的,子孫都孝順,他們讀書也很努力,但是都沒有能得到一官半職。

一次,劉老太爺和當地的一位風水先生吃飯,慨歎自己的不如意:孫子都十八歲了,明年綱考,若能得個一官半職,這輩子也算是沒有遺憾了!

風水先生笑了:老太爺,您看,您的子孫各個聰明伶俐,也都很勤奮,為什麼都沒有考中的,您知道為什麼嗎?

老太爺歎口氣:大概是命吧!想想家裏豐衣足食,也該滿足了!知足者常樂嘛!

有老太爺這樣的心境也算是有點修行了!劉家世代忠厚,但是沒有官職顯赫門庭,也確實是遺憾啊!老太爺,我這兒也掏心窩說話,這事情還都在咱們的墳地上!

老太爺笑了:呵呵,方先生,我知道您是咱周遭看風水看得最好的一個,但是我們劉家的墳地也是我老太爺那輩一位極好的先生看的,我老太爺救了那風水先生一命,所以,那先生也就給我們看了一塊兒好墳地——說墳地好呢,是從我老太爺葬在那墳地起,家運就興旺起來了,這不,到現在,還是咱當地數一數二的大戶!

風水先生笑了:老太爺,這和您說,您就不知道了,我們這行有個規矩,就是墳地給你看好了,但是點穴的時候可不能給你點在穴眼上,否則點穴的人眼睛都得瞎了!按說你們那墳地已經是極好的了,離穴眼就那麼一點點,但是就是這麼一點點,勁頭才叫寸呢!如果移動的方向對了,家裏輩輩出高官;方向反了,就是死絕之地!

老太爺大驚:看來先生確實不是凡人!如蒙您指點一二,我們劉家將感恩戴德,養您一輩子!

方先生孤身一人,曾經帶了個徒弟,徒弟卻到遠方雲遊了;正愁自己老了沒有辦法,如劉老太爺這樣說,自己給他們的墳地點了穴眼,就算瞎了,將來也有人伺候自己,也就成了;再說,劉家也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於是擇了一個好日子,方先生帶著劉老太爺一家到墳地,燒香禱祝後,將劉老太爺的老太爺的墓穴向東移動了半寸。

另劉老太爺的不安的是,在給劉家墳移骨之後,方先生的眼睛仍然好好的,並沒有瞎;所以劉老太爺心底嘀咕,不知道方先生的話是否可信,最怕的是如果不可信,這一動,給把風水動壞了怎麼辦?雖然如此想,但是劉老太爺還是按照當時承諾的那樣將方先生養在了家裏。而方先生也就心安理得的住了下來,一日三餐的享用劉家的供養。

奇就奇在第二年劉少爺去京城趕考的時候,真中了狀元;而方先生的眼睛就在喜訊報到劉家的那天瞎了。這就由不得劉家不相信,從此,沒有任何人起疑,把方先生當神仙般的養著。劉老太爺的孫子自從中狀元後,攀了京城裏一個曆部大人的東床快婿,這官位一直上升,等劉老太爺殯天的時候,不到三十歲的劉家少爺已經做了八俯尋案,劉家一時間風光千里。劉老太爺臨死的時候,特地將孫子叫到跟前,叮囑孫子,好好供養方先生,要沒有方先生,劉家不會這麼顯赫。

按說劉家那麼大的家產,供養一個老人是不成問題的;關鍵是這個老人雙眼瞎了,衣食起居都要人伺候。開始的時候還好,時間一久,人也老了,伺候方先生的人嫌他髒,就不怎麼理他;越不理他,他就越髒。有一次,方先生去茅房,沒有人跟著,竟然掉在了茅房,一身屎尿,大家都躲得遠遠的,順便將他趕進了柴房;再後來,大家欺他雙眼瞎了,就把剩菜剩飯給他吃。這方先生呢,眼雖然瞎了,心裏明白,但是自己一個瞎子,能爭什麼?自己也後悔給劉家點了穴眼,可是誰能想到那麼寬厚的劉家在老太爺升天後竟然這個樣子了呢?到現在,自己沒有一個親人,就算自己曾經有那麼一點本事,現在瞎了,也看不了什麼風水了,說穿了,就成了廢人了,苟延殘喘罷了。只有那麼一個徒弟,誰知道現在在哪里呢?其實這些事情劉家的少爺並不知道,他一個朝廷命官,只知道家裏養了這麼個人,至於養成什麼樣,也沒有時間過問。

但是劉家的下人做的太過分了。有次,一隻雞掉進了茅房淹死了,他們用河溝裏的水簡單的沖洗了一下,放到煮豬食的鍋裏給燉了,給方先生吃。方先生吃著味道不對,吃完就吐了。在家裏沒有人理他,沒事他就到大街上去呆著,沒有人和他說話,他就聽別人說話。

大街上的人笑話他:方瞎子,劉家對你不錯啊;還給你燉雞吃!

他說:不知道是不是雞,味道不對,這不,都吐了!

哈哈!那雞是茅房裏演死的!

方先生傷心的掉了淚,想往回走。正在這時候,一個人攔住了他:請問,您是方先生嗎?

方先生聽聲音耳熟,但是想不起來:是啊,是我,你是誰?

來人一把把方先生抱住,跪下來:師父,是我啊,我是你的徒弟!你怎麼落到這個地步了?你不是一個朝廷大官兒養著嗎?

方先生聽出來了,是徒弟回來了,聽徒弟這麼一說,傷心、憤怒、委屈都湧了上來,於是老淚縱橫,放聲大哭。

徒弟跟著師父回到了住的地方,徒弟看著師父住的柴房,也很難過。就問師父:師父,您就這麼委屈著?就沒有辦法嗎?

辦法倒是有一個,可是我瞎了,做不了啊;你回來了,幫我,可以讓我的眼睛複明,不過劉家的氣數就到頭了!劉老太爺是好人,我不忍心啊!

他們這麼對你,你還有什麼不忍心?就算是他們的氣數盡了,也是他們自己找的,他們自己不積德!

於是,方先生就告訴了徒弟一個方法。

徒弟在師父給定的日子,磨了一把利斧,夜裏趕到了劉家墳地,先遠遠的看著;到正好子時的時候,墳地裏忽然燈火通明,敲鑼打鼓的聲音起來了,從劉家祖墳的墳頭上慢慢的長出了一朵碩大鮮豔的紅蓮花;這紅蓮花隨著樂鼓聲搖擺著,刹是好看。徒弟開始的時候有些害怕,但是後來給自己撞了撞膽,提著利斧奔到紅蓮花前,一斧子給砍了,然後掉頭就跑。紅蓮花給砍倒了,燈火一下子滅了,鼓樂聲消失了,取代的是狼哭鬼號的聲音;這個徒弟不敢回頭,因為師父告訴過他,人的頭上,兩肩各有一盞“陽火”,妖魔鬼怪都怕,只要他不回頭,陽火不滅,就沒事。

第二天,徒弟帶著師父走了,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至於方先生的眼睛是不是好了,沒有人知道。只是在臨走的時候,有人聽到方先生歎息著,風水,風水,風水只養積德的人啊!

劉家呢?在這位劉少爺的晚年,不知道什麼緣故,禍罪回鄉;再後一輩,門庭衰落了下來,不但地位不再那麼顯赫,就連子嗣也不那麼興旺。甚至再後來,這個劉家村裏,劉性的比例越來越少,竟然鳳毛麟角了。

風水只養積德人

封二七歲上失去了父母,好在他的身體素質好,寒風吹著也不咳嗽,暴雨淋了也不感冒,到山上撿柴找野貨,竟然也長成了身強力壯的小夥子。要說這個封二,除了窮,還真沒得挑,長的膀大腰圓,一口氣挑個二三百斤的柴和玩兒一樣,最主要的是心眼好,村子裏一些孤寡老人的水和柴他全包了;自己雖然窮,但是人仗義,辛辛苦苦用野貨換來的錢也經常周濟那些老人。

封二是好人啊;好人應該有好報的。村子裏的老人們都誇他。

還真上村子裏的老人給說著了,封二窮,娶不上媳婦;可巧的是在去集市賣柴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個要飯的姑娘被幾個混混欺負,他看不過眼,上去撥拉了幾下子,把那幾個混混給打跑了。一問,才知道,這個姑娘還有個病重的爹,兩天沒有吃東西了,在一個破廟裏躺著。封二心好,隨著姑娘又返回集市上,買了一堆饅頭還有一隻燒雞,讓姑娘給她爹送回去;又掏出了僅剩下的一點錢,讓姑娘給她爹看病。姑娘磕了一個頭,流著眼淚走了。

封二再次去賣柴,回家的路上,被姑娘截住了,姑娘的頭上帶了朵白花。姑娘哭著說:爹死了;用封二給的錢買了張破席子把屍體卷了還在廟裏呢;自己沒有辦法,又來求封二,說自己也沒有地方去,求封二收留她。封二也沒有細想,反正人家需要幫助,自己幫忙是應該的,再說,一個姑娘,在外面要飯,再讓那些混混給欺負了怎麼辦?

於是封二就用賣柴的錢買了口薄棺材,把姑娘的爹簡單的葬了。把姑娘領回家。

村子裏的老人們見了,高興,這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嗎?於是一撮合,姑娘就成了封二的媳婦。

這個姑娘心地和封二一樣,善良,樂於助人,又把那些老人們的縫縫補補的活給攬過來,讓村子裏的人讚不絕口,說封二好人好報,撿了這麼個好媳婦。結婚後,封二上山打野物,媳婦在家做飯,閑了,繡花,紡布,封二再拿到集市上賣,日子竟然過得紅火起來。那時候,村子裏的人教育孩子都拿封二做榜樣:看見沒?這人就得學好,學好老天都照顧,看人家封二窮,可是老天送給人家一個好媳婦!

要說也是,好人好報;可是封二結婚後一直沒有子嗣,找了好多醫生看過,什麼偏方秘方的都用過,沒有一點跡象。封二和媳婦也不抱怨,自己沒有孩子,把別人的孩子當自己的孩子待,上學沒有錢了,主動送上去;哪個孩子生病了,也買點東西去看。轉眼間,兩個人四十多歲了,仍是無兒無女。

一天,村子來了個風水先生,大家攛掇著封二找他看看,是不是風水有問題,封二到覺得沒有什麼,但是媳婦坐不住了,家裏日子越來越好,可是膝下無兒無女,就是覺得生活沒有意思,於是把風水先生領到封二家的墳地。風水先生到那裏一看,二話沒說,扭頭就走。

“怎麼回事先生您倒是說句話啊?”封二的媳婦著急了。

“是啊,先生,您看,請您來了,多少也給指點指點啊。”村子裏的人也說。

先生歎了口氣,說:“那好,我也就不客氣了;說多了本家也不用不愛聽。這墳地該有些年號了吧?”

封二搖頭:“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的這個墳地。”

“是有些年頭了,應該不下二百年了。”村子裏的一個老人說。

“是啊;按說開始的時候,墳地的風水不錯,你們看,祖先的墳頭在河床上面的平臺上,那可是穩穩當當的好風水啊,門庭興旺,忠厚傳家;可是到第三代上,這個墳已經到了平臺的下面,這個時候就應該改墳地了,否則,只能世代單傳;到這個最近的一輩上,墳都埋到河床上了,這是個絕地啊,沒有辦法,沒有辦法!無兒無女,命定孤獨!”

“先生,您幫幫我們吧;要不,您看,我們改個墳地?”封二的媳婦著急了。

“哎,若是能改,我早就叫你們改了,現在不能改了!如果我看地沒錯,這墳裏的人過世至少二十年了!再改會驚動先人了!更何況,這片墳地少說也有一百個墳頭,要改,都得改啊,不然,祖先不答應,會降大禍!”

“先生說的不錯;封家原本是個大家,到封二的老太爺那代,就世代單傳了;封二和他媳婦行善積德,是個好人,你就幫幫他們吧。”老人也幫著求那個風水先生。

風水先生搖搖頭:“那就看老天吧!我無能為力了!不過,你們最好別抱這個念頭,除非哪天這個河給添平了,這個墳地啊,風水可就來了!”

封二的媳婦回到家,長籲短歎。封二倒沒有往心裏去,該砍柴砍柴,該上集上集,他倒想開了,命裏註定,何必多想!

既然註定沒有子嗣,封二把積蓄的錢掏了出來,開始修路,修一條從村裏通向山上的路,路修好了,能走車了,人們砍柴方便了,不用往山下背,老人、婦女也都能上山上去砍柴了。

在路修好的第二年夏天,下了一場罕見的暴雨,一直下了三天三夜。暴雨過後不久,封二的媳婦竟然懷孕了!封二高興的滿街跑,老來得子,是何等的喜悅!他早把那個說他必絕後代的斷語給扔掉了。

那個風水先生聽到封二的媳婦懷孕的消息後,趕到封家的墳地一看,原來那場暴雨從山上沖下來的泥沙把河床給墊高了一米多。風水先生長歎:千年不遇!千年不遇!天意啊,天意!看來,人,除了積陰德,陽德也得積啊!

封二的孩子自小聰明伶俐,雖然父母百般溺愛,但是從來不恃寵而驕;讀起書來,心無旁騖,十八歲的時候中了舉人,後來又回到縣裏當了縣令。膝下三兒兩女,自此,封家的門庭又興旺了起來。

封二和他媳婦,活了九十多歲,都無疾而終。

狀元之地

明代有一個名叫秀才名叫舒梓溪的人,家境非常貧寒。一天夜裏,北風吹拂,天氣顯得更加寒冷,舒秀才與妻子坐在床上,忽然聽到房外有人說道“蝦子腳兒嶠”另外有一個人回道“狀元定此宵,銀環金鎖鎖,簾卷玉鉤鉤”。舒秀才與妻子聽後不知何意,十分驚奇。次日大雪蓋地,天地一片銀白色,舒秀才正要出門去向親戚借錢糧度日。這時,門邊突然來了一位先生,身背包袱手持羅盤說道“我路經此地有點累了,想在你家休息一下”,舒秀才十分熱情地接待了這位客人,並向親戚借來錢米為其做飯做菜,風水先生見舒秀才十分恭敬,家徒四壁一貧如洗,但卻熱情好客,甚憐之,便問道“舒秀才你家有先人之墳嗎?”舒秀才如實地將先生帶到父母的墳前,先生看後說道“此地無後,更莫說富貴了”他看了看四周說道“左前方山脊上有一處佳穴,我看了好幾年了至今還沒有主人,不知是何人家裏的土地?”舒秀才答道“是我家的”風水師說道“這真是天意啊,你就將父母之骨遷到那裏去吧,我為你免費葬下”。於是,地師為他擇了吉期,遷葬了墳墓。在葬完墳之後,只聽地師說道“舒秀才,此地乃美女梳妝形,前有銀環金鎖,珠簾玉鉤,兩旁蝦子,腳而相交,乃狀元之地,位列台輔,從此不出三年你將脫離苦境,這都是你心地善良,熱情厚道的結果,今後你要認真讀書,不可失去善舉”,舒秀才聽後,心中一驚,於是想起了那夜聽到的談話,才知金環玉鎖之意,心中暗喜,過了兩日地師辭別而去,舒秀才潛心讀書,三年後果然高中榜首,成為狀元。

(责任编辑:吉祥风水网)
------分隔线----------------------------